如何看待ofo危机

如何看待ofo危机

十二月 21, 2018 阅读 700 字数 1647 评论 1 喜欢 2

19日下午,OFO创始人戴威发布全员信,信中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够认同并坚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为我们欠着的每一分钱负责,为每一个支持过我们用户负责!

慷慨激昂之情溢于言表,在科技媒体圈里也对OFO和戴威的评价出现了分歧,支持OFO的一方认为戴威作为一意孤行的创业者有他的骨气和坚持,这是一个创业者身上最可贵的东西,行业应该再多一点善意和理解!

也有人认为媒体就是落井下石,在企业好的时候,又是最牛创业90后又是有情怀,在企业落魄走到河边的时候一脚把你踹到河里,这就好像是隔壁老王天天两包烟,今天住院病危了,围观群众说早就告诉你应该戒烟了,你看我说准了吧,在人家办丧事的时候,隔岸观火,还要落井下石,确实不合人之常情!

而且戴威也表态了,要对债务负责,在公关层面仍然扮演了积极负责任的角色。但是如果把市场和道德的因素混在一起来谈是非问题,永远都是一笔糊涂账。经营共享单车不是评选创业冠军,用户给OFO交纳的押金不是投资,而是契约,到今天已经有1100多万用户申请了退押金,用户在用脚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当然,用户可以说为了支持中国互联网的发展,这个钱我不要了,可是OFO却不能说你们要支持互联网发展,这个钱我不还了。

我们评价一切的标准不是谁的态度更坚决,眼泪更感人,而是市场化和法制化,OFO是一个独立的市场主体,经营活动自主,从最近几次OFO拒绝被收购的决定来看,戴威作为创始人,对这家企业也有完全的控制权。

OFO面世至今运营融资抵押都是按照市场化原则进行的,也从来没有遭受过不公正的市场待遇,所以OFO必须承担起它作为企业的义务,欠债还钱,用户押金不能退还是否被挪用,是否还有能力偿还,OFO应该给出清晰的回答,如果确实挪用是否构成违法也需要有明确的界定。

今年2月,OFO先后两次将超过1000万辆自行车资产抵押给了阿里的关联公司,获得了17.7亿元的资金,按照协议OFO必须在今年6月7号和2020年2月10号之前归还阿里借款,否则阿里有权处置这些抵押物。实际上从那时起OFO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核心资产,就算今天OFO资不抵债,作为一家有限责任公司也只能够按照注册资金额来赔偿债务,这就是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戴威宣布承担欠款是他作为企业实际控制人的法定义务,不需要为它叫好,也不需要阿里滴滴或者戴威倾家荡产来承担无限责任或者遭受道德谴责。

如果我们都能够站在这个立场上想问题,那就无所谓争论独立市场,主体自负盈亏,承担相应责任,但更重要的一个问题是,企业家应该如何尊重市场!过去几年,中国互联网投资疯狂扩张,很多互联网相关行业已经背离常识,比如锤子手机,有人为它的衰落感到惋惜,为罗永浩的创业家精神感到惋惜,可是锤子的几代核心产品定义偏离市场需求,定价背离规律。共享单车也是一样,单车盈利的公式,一边是每辆车的日均使用次数乘以单价,另一边是车辆成本加折旧和运营成本!

想要盈利就必须控制重资产扩张速度,提高日均使用次数!2017年中国投放共享单车2000多万辆,恶性竞争使得数量急剧膨胀,同时OFO内部不断的曝出浪费贪污等管理问题,在暴露财务风险的时候,OFO无法及时止损,创始人也多次拒绝大财团的收购,成为资本博弈的妻子。共享单车市场容纳不下这么多供给,OFO断绝了资本输血又不能造血,它就只能被市场淘汰。OFO其实负担不起在互联网行业的那么多意义和期待。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创业家,第一条就是尊重市场的客观规律,让企业创造价值,不要用噱头圈钱。

这些年中国互联网企业什么热做什么,从O2O到AI和区块链并不是每个企业都适合捡起,这些概念也不是每家都能够做成的,所以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我们不能一方面抱怨民营经济形势差,一方面还支持这些落后产能,即使剧情已经不按照多数人设想的那样发展,但市场的自发淘汰终究不可避免,如果我们支持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就不该为OFO感到惋惜!

当然对于OFO也无法下定论,资本层面的变数依然存在,资产和品牌起死回升也未可知。

本文思想灵感来自《真相大白》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